从“医改”启动以来,“医药分开”就是其中的重点内容。原因在于我国公立医疗机构和人员的收入有很大部分来源于药品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以药品的收入补偿医疗服务过低的定价。而“以药养医”存在来源不透明、分配不透明、监管不到位的情况,容易滋生医药贿赂、处方过重、医疗支出高等问题。

而数字健康的发展为“医改”提供了新思路,利用互联网医疗、远程诊疗等手段,可以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,药品供应保障也在规划之中。

对于一个平台来讲,要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其实非常艰难。做平台的企业,似乎都喜欢用亚马逊说事。在他们看来,强如亚马逊,尚且在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实现盈利,对于初创企业来讲,又为何急着盈利?先把市场做大了,利润不就跟着来了。这样的想法,其实是大错特错。

01体量最大的连锁药店

2020年2月,全球数字健康领域发生融资事件共42起,包括大数据与信息化厂商、人工智能、健康管理与互联网医疗服务。相信随着技术的升级和制度的完善,医药电商必将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医药电商是医药零售行业过去几年增长最快的一个细分领域,虽然之前政策上看处方药网售一直处于未放开状态,导致各家电商只能摸索着前行,但是随着电商模式的完善以及和处方外流平台的合作,我觉得政策是会为这个渠道放开的。

在政府分级诊疗制度的推动下,以基层首诊、双向转诊、急慢分治、上下联动为方针的医疗政策不仅可以很好地配合医药分家,同时还合理地提高了医疗资源的配置。

而从获批上市到进入医保,有一定的时间窗口,DTP药房将成为过渡期的重要渠道。即使是在进入医保之后,DTP药房也能通过医保报销继续保持渠道优势。

处方外流是一个系统性行为,涉及医疗改革、药品流通及零售渠道调整,经营结构转变,医保政策调整,医疗服务方式转变、患者意愿转变等诸多环节,将会有一个曲折的探索过程。

虽然从法律角度看,一个公司走到死亡那一步,还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,但所谓“哀莫大于心死”,既然包括创始人在内的公司领导层都已决定对淘集集“放弃治疗”,那么要说这家公司已死,恐怕也不过分。那么,是什么让这一曾经风光一时的公司轰然倒下呢?

在很多人看来,拼多多的迅速成长是个奇迹,它用一年多就使月活跃用户量(以下简称月活)达到4000万。然而,这一切与淘集集相比就相形见绌了。只用了9个月,淘集集就实现了4000万的月活。据统计,淘集集在鼎盛时期注册用户数量曾超1亿,月活则超过7000万。

淘集集网站是在2018年8月上线的,到破产清算前,它的寿命只有一年多。虽然成立时间短,但它却取得了十分傲人的成绩。

拥抱革新,拥抱变化,指日可期!

其次,随着平台规模的扩大,平台的治理压力日益显现。如何处理好“价”与“质”之间的关系,是商家面临的重要问题。在兴起时,拼多多为维持低价策略,也曾上线过一些质量存疑的商品,这种做法让它颇受争议。面对这些批评,拼多多以积极整改措施作为回应。反观淘集集,却未在迅速发展的同时考虑过类似问题。当拼多多在努力改变平台形象时,它却埋头于在低价之路上狂奔。这样的做法,一定程度上让平台的负面新闻越来越多,公众形象越来越差。

然而,后来的剧情并未如人所愿,就在人们期盼这家新的电商平台能书写神话时,淘集集却走向了破产清算。

DTP药房的重要产品结构是面向肿瘤、自身免疫疾病等的新特药,以及需要长期服用的慢病用药。从药物供给看,随着中国执行抗癌药零关税、创新药优先审评审批等政策,新特药的供给将增加。

DTP(Direct to Patient)是一种专业化的药品销售模式。制药企业将产品直接授权给药店代理,患者拿着医生开具的处方直接去药店购药。

新专利制度主要引入原授专利制度,为专利申请人开辟直接途径,在香港寻求最长为期20年的标准专利保护,是现行“再注册”途径以外的另一选择。原授专利申请必须经注册处进行实质审查,以决定有关发明是否符合资格注册为专利。

仅靠投资只能成功一时

同时,传统企业也摒弃了传统的营销思想局限,通过与其他的医药电商平台合作协同发展,积极拥抱互联网,加入了医药电子商务大趋势。

由于淘集集的业务与拼多多十分类似,其增长势头又十分强劲,因此很多目睹了拼多多崛起的人,都对其寄予了厚望。尽管在公众的认知里,淘集集还是一个陌生的名字,但在互联网圈里,它已是个明星。在A轮融资时,淘集集就拿到了4200万美元的投资,其估值一度飙升至8亿美元。

这意味着政策对于药店如何承接处方外流有了更加明晰的方向,会对零售药店承接处方外流在处方来源、医保支付方面予以支持。

如果说,拼多多开拓的主要是“五环外”的“下沉市场”,那么淘集集所做的就是在拼多多的基础上继续“下沉”,试图在一个更为边缘的市场,去寻找突破口。据淘集集在2019年3月公布的数据,当时淘集集平台上一线城市用户仅占用户总数的4.46%,二线城市用户的比例为32.95%,其余的62.69%都来自于三四线城市和农村。

知识产权署署长黄福来表示,实施原授专利制度显示特区政府有决心提升香港专利制度,使之与国际社会主流专利制度的做法看齐。新制度亦有利促进香港的创科发展。

正是看到政策的积极风向,一心堂、益丰、老百姓、大参林、国大药房等上市龙头企业积极布局处方外流,强调专业服务能力提升,为处方外流做准备。

事实上,熟悉亚马逊的人都知道,亚马逊之所以不盈利,并不是因为它不能盈利,而是因为它将所有的利润都投入到了未来可能更赚钱的领域。用这些钱,它砸出了云计算、智能音箱……正是因为这些,它才获得了资本市场的尊重,才获得了巨额的估值。

为什么这样一家曾显赫一时的明星企业,会突然间走向衰败呢?其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,但笔者认为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在未找到明确的盈利模式前,淘集集就盲目地进行了扩张。

而且从技术创新看,电商的核心能力是提高供应链的效率、获取流量的能力,并以更低的成本服务于更多的用户。技术升级呈螺旋上升的路径。

虽然零售渠道对医药生意的逐年占比在增高,但是相信疫情也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发展局限性,我们来看看蓬勃发展互联网+医药的线上渠道。

在新专利制度下,某些与专利从业人员资格有关并具混淆性或误导性的名衔或描述,亦禁止在香港使用。(完)

医药工业企业、流通企业、零售企业、互联网+医药企业,如华润、国药、上药、柳州医药等也早已进军DTP药房,根据相关上市公司年报及公开资料测算,DTP药房规模增速高于医药零售市场增速。

但随着互联网医院、远程诊疗模式得到认可,医药电商“药+医”模式将成为主流,不仅为承接处方外流做准备,也是合规销售处方药、获得市场增量的重要方法。

慢性病用药、新特药、肿瘤药等“首批”流出的处方不仅能为患者尤其是慢病患者提供便利,同时对控制医院药占比、降低医院药房运营压力亦有好处。而处方外流及其带来的千亿元级市场也在奠定着新的市场格局,零售连锁药店、DTP药房、院边店、医药电商、处方平台、互联网+医疗企业等成了药品流通渠道的必争之地。

首先,当淘集集规模迅速扩大时,其廉价的货源成了问题频出之地,这导致其后续的低价策略难以为继。和拼多多一样,淘集集最初的货源来自前几年产能过剩时期留下的库存。但随着用户规模的急剧膨胀,这部分廉价的商品很快就被消耗完了,这时供应端的成本压力就凸显出来。

同时还有处方承接的问题,药品流通渠道长期以公立医疗机构为主,社会药店在药品供应保障能力、药事服务能力方面尚有差距。

这种模式具有“双高”特点:其一是处方药销售占比高,超过90%,基本上不做非处方药的销售;其二是品牌集中度高,销售排名靠前的大多是来自大药厂的抗肿瘤用药,如赫赛汀、凯美纳、修美乐、格列卫、泰瑞莎、多吉美等。

为承接处方外流,“药+医”模式包括互联网医院合作、收购医院、上线移动医疗APP等创新模式也开始上线,“药+医”模式解决了医药电商处方来源问题,同时让用户更有黏性,“圈定”用户;再比如通过B2B、B2C、O2O多种业态混合经营,打造业务闭环;再比如向小众市场拓展、做深服务,并尝试与保险、健康管理相结合等。

“医改”任务清单指出,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,患者可自主选择在医院门诊药房或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。拟试行零售药店分级管理,鼓励连锁药店发展,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、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、实时共享。

另外,这些药品大部分已经进了国家或地方医保,换句话说,医保支持同样是DTP药房重要的影响因素。

而其他平台呢?钱也砸了、本也亏了,但未能换来像亚马逊那样有价值的业务,如果是这样,那砸下去的钱就真打了水漂了。当然,在前几年资本市场活跃、资金充足的条件下,即使这样的企业仍是有机会活下去的。然而,现在整个市场已发生了改变:资金已不再充裕,投资人也不会再给企业特别多的时间去演化、发展商业模式。在这种情况下,那种想纯粹依靠做大规模取胜,而没有明确商业模式的创业者们就几乎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2019年,很多明星企业都倒下了,淘集集只是其中之一。很多人都将这些企业的败亡归于大环境。但只要我们细细分析,就不难发现,多数企业失败的原因其实源于其自身。一家企业,依靠投资、依靠烧钱,固然可以成功一时,但要想长盛不衰,就只有练好内功、找到切实的盈利模式才行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淘集集们的失败,其实给我们上了重要的一课。

02增长最快的DTP药房

新专利制度的另一特点是,容让短期专利拥有人或对该项专利的有效性具正当利益的第三方,可向注册处提出要求,对该项专利进行实质审查。此项就获批专利新设的机制,既可增强现时短期专利制度的公信力,也可维持其整体成本效益。

首先,政策对处方外流的主要引导方向是零售药店。

但当一个平台迅速扩张后,问题也会随之而来。

执行起来,“医药分开”也面临诸多挑战,最直观的就是药品收入从医疗机构剥离之后,医护人员获得的收益与其劳动付出不匹配,缺乏利益补偿机制。

医药电商尝试“药+医”,打造服务闭环

靠价格优势迅速打开“下沉市场”,这是淘集集壮大的秘诀。它的定价有多低呢?我们不妨对照一下它的对手拼多多。在拼多多上,有很多商品都是三折起卖的。对于零售来讲,这个价格已经很低了。而淘集集则完全突破了这一极限,搞三折封顶。正是依靠大力度折扣,淘集集在短时间内迅速实现了扩张。

前不久,社交电商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在其公司的官方微博发布了名为《已尽力未尽责》的博文,宣布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,正在进行的并购重组不得不宣告失败,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。

概括而言,虽然医药电商或者网上药店在处方药市场不仅有政策红线的限制,也有消费渠道、消费者行为的因素。

(作者系《比较》杂志研究部主管)

上市医药连锁龙头布局路径基本都是从提升专业服务能力入手,强化会员管理和运营,尤其是对慢病患者、慢病用药的关注度提升。

最后,随着客户规模的增加,如何实现盈利成为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纵观现在成功的电商平台,天猫、拼多多等,都已逐渐形成了一套较为成熟的盈利模式。反观淘集集呢?它所专注的,只是一味地通过低价策略去扩张。当平台内的经营者无法继续承受低价时,就进行补贴,补贴的钱花完了,就去找人“输血”,然后再补贴,但补贴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?

Last modified: 2020年10月13日

Author